一滴血可测癌症,已被批准临床使用

首页

2018-12-10

  有这样一串冷冰冰的数字:  2015年,我国新增万癌症患者,癌症死亡病例达到万,很多人因此谈癌色变。

  然而,另一个更加痛心的事实是,早期的癌症没有明显症状,往往到了晚期才被发现。   于是,一个世界性课题——如何及时发现癌症,一直困扰着国内外的医学界。

二十多年来,罗永章和他的团队一直在寻找答案,并且有了历史性突破!  这支中国医疗团队发明的一款“照妖镜”,可让癌症早早现出原形,挽救成千万人的生命!  中国每分钟新增8位癌症患者  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罗永章教授说,2015年咱们国家新增的癌症病例大约是430万,死亡的是280万,也就是平均每分钟新增的癌症患者已经超过8人。   罗永章,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 4月22日,在这场癌症新型标志物的研讨会上,他一开始就抛出了一连串冷冰冰的癌症数字。

  据世界卫生组织预测,2020年全球癌症新发病例将达到2000万,因癌症死亡1200万人。

寻找到癌症治疗和监测的有效手段是全世界众多科学家为之努力的方向。

可是在现实中,如何及时发现癌症一直困扰着国内外的医学界。

  罗永章说,肿瘤为什么一旦被发现,多半都是中晚期,这是我问的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大家都知道,90%以上的恶性肿瘤最终死于转移,但是如果能早期发现的话,治愈率可以高达95%。

  重大突破!一滴血可测癌症  早癌九成可治,晚癌九死一生。 肿瘤具有隐秘性,早期的肿瘤虽然好治愈,可是由于没有明显症状,往往到了晚期才容易被人发现。 而晚期的肿瘤已经转移、扩散,很难医治。 罗永章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大学刚毕业时就痛苦地看到了这个事实。

  罗永章说:大学毕业以后,我同班一个同学就被发现得了癌症,而且是胰腺癌,手术以后不到半年就去世了。

所以在我这个同学去世以前,希望我能学与肿瘤相关的专业。   要好的同学因为癌症而去世,深深刺激了罗永章。 在美留学期间,他毅然从本科的化学专业改成了生物学,从此,开始了与癌症斗争的事业。

  1998年,一个偶然的契机,促使罗永章回国,并研发出抗癌新药恩度,让药价大幅下降。

不过,肿瘤早发现的问题,还一直困扰着罗永章。

医学界现有的用于检测癌症的肿瘤标志物,都存在不稳定的问题,难以及时发现潜在的危险。 究竟如何才能找到一条及时发现肿瘤的快速通道?二十多年来,罗永章和他的团队一直在寻找答案。

  事实上,早在1989年,学术界就发现了人体中的热休克蛋白90α可以成为肿瘤发现的标志物。 二十多年以来,世界各国的研究团队已经围绕这个蛋白,发表了超过1万篇研究论文,并产生3位美国院士和3位欧洲院士,但迟迟没有研究成果转化为产品。

  2009年,罗永章团队开始介入研究,并通过重组蛋白质大规模制备技术,人工制备出了结构稳定的热休克蛋白90α。 这相当于他们可以自由“制造”这种蛋白。

在此基础上,他们还自主研发出了一种专门检测热休克蛋白90α的试剂盒。

患者只需取一滴血,即可用于癌症病情监测和治疗效果评价。

  罗永章说:把人的血液拿过来,以后放在这个盒子里面,跟抗体相互作用,看颜色的变化,这样可以定量检测天然HSP90α的含量。

  2013年,罗永章团队联合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等八家医院,搜集了2036例入组样本,完成了世界上第一个将热休克蛋白90α作为肺癌标志物的临床试验。 在全球首次证明了热休克蛋白90α,是一个全新的肿瘤标志物。 目前,我国自主研发的Hsp90α定量检测试剂盒已通过临床试验验证,获得国家第三类也是最高类别的医疗器械证书,并通过欧盟认证,获准进入中国和欧盟市场。   罗永章团队的研究在国际医学界引起轰动,DNA双螺旋发现者、诺贝尔奖得主詹姆斯·沃森博士专门来信祝贺。 于2009年在《美国科学院院刊》发表,引起国际同行的广泛关注和引用。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很快将其批准用于肺癌患者的病情监测和疗效评价。 这是人Hsp90α被发现24年来,全球第一个将其用于临床的产品。

  在肺癌之后,罗永章团队在2016年完成了肝癌上的临床研究,在世界上首次证明,热休克蛋白90α可用于肝癌患者的检测,现已被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批准在临床中使用。

除了肝癌和肺癌的监测外,由于有了热休克蛋白90α检测技术,当一些癌症转移到肝部和肺部两个器官时,医生能够及时获得信息,从而做出最佳的治疗方案。